船厂社区:从马家船口“驶进”哈尔滨新区

2019-10-08

原标题:船厂社区:从马家船口“驶进”哈尔滨新区

  周边的村屯变成广信新城小区。

  1995年松浦站至哈站运行中的列车。

  “曾经,住在这里的居民最大的心愿便是搬到江南城里去住;如今,江南的市民纷纷到江北来买房。作为土生土长的哈尔滨新区人,有时候心里还真有点小自豪!”今年76岁的文山口中的“这里”,指的是位于哈尔滨大剧院附近的船厂社区。

  数十年间,“这里”由松花江北岸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摆渡船口,成为国家级新区——哈尔滨新区的一部分,其间它的行政区划从归属人民公社到并入城市街道办事处,几经变迁。

  这背后,是哈尔滨行政区划在时代发展长河中的变迁。这种变迁,顺应了哈尔滨每个阶段的发展需要;也因调整,带给哈尔滨更多的发展机会……

  走一个小时

  才能“进城”的社区

  上世纪40年代,文山出生在江北船厂社区,那个时候人们把包括船厂社区在内的江北老滨洲铁路桥附近的一片区域统称为“马家船口”。“我今年七十多岁了,算是共和国同龄人。小时候听老人们讲,清朝末年很多马姓的人在这里摆渡,因此得名马家船口,那时这里还隶属呼兰副都统管辖。”

  “哈船厂”(现名北方船舶)1928年兴建于松花江北岸老滨洲桥东侧的一个半岛上,这是我省最老也是唯一的一家造船厂。计划经济时代船厂最辉煌时,职工数量一度达两千多人。船厂社区就是这个工厂的家属区。

  建国后,经过并村划乡,1958年马家船口划入新成立的松浦人民公社,不久划归当时的滨江区管辖。直到1985年,松浦人民公社改为松浦镇,归道外区管辖。由于船厂社区远离主城区,交通一直处于相对闭塞状态。

  上世纪70年代末,文山的儿子晓峰在这里出生,“5岁前,我没见过汽车,见得最多的就是老滨洲铁路桥上驶过的冒白色蒸汽、轰鸣的火车头。上幼儿园时,我妈每天都要用自行车驮着我经过江堤土路,跨过老滨洲铁路桥,到江南她单位附近的幼儿园,走一趟就得近1个小时。那时候,这段路不通公交车,赶上刮风下雨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那时候,虽然船厂社区人一直是城镇户口,但在江南主城区人眼中,船厂社区仍是偏僻落后的城郊乡村。“这多少让住在这里的人有点自卑,搬到江南城区成为一种向往。”晓峰说。

  左侧高楼大厦

  右侧旖旎湿地风光

  这种情况到2004年后开始迅速扭转。彼时,哈尔滨市新成立松北区,曾经隶属于道外区的松浦镇正式划入松北区。这年11月份,松浦镇换上了松浦街道办事处的牌子。“镇”变“街道办事处”,几字之差,对船厂社区的居民来说意义重大。“行政区划变化,不只在身份认同上从郊区人变城里人,大家更隐约地感觉到了江北大发展的信号。”晓峰说。

  随后十几年间,松北区域城市面貌开始迅速变化。科技创新城、松花江避暑城建设早已将船厂社区包围,社区周边原来的平房被高楼大厦取代,一些高校迁到江北。对文山来说,小时候家附近的水泡子,现在耸立起黑龙江知名地标哈尔滨大剧院;太阳岛湿地从几乎无人踏足的荒岛滩涂,成为5A级景区……而到了晓峰儿子这一辈,眼下已完全感受不到父辈们曾经的那种隐隐的居住地自卑了。

  让江北人更为得意与自豪的是,2015年1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设立哈尔滨新区。船厂社区所在的松北区正是哈尔滨新区的核心区。国家级新区的落地,给江北人带来了更多的希冀与遐想。

  如今再次站在曾经走过无数遍的滨洲铁路桥上,晓峰更多的是感慨——这里已经成了铁路公园,铁轨旁的砂石土路变成人行慢道;曾经冒蒸汽的火车头变成了公园桥头的陈列品,新桥上不时有现代化的高铁动车飞驰而过……再往远处看,宽阔的江湾路两旁是一众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船厂社区就掩映在旖旎的湿地风光与现代化都市之中。

  新区成立后

  江北成了香饽饽

  “近些年尤其是哈尔滨新区成立后,江南的居民开始往江北搬。”晓峰告诉记者,去年他为父母在老房子附近的封闭式小区买了一套房,住了半辈子平房的老人搬进了高层,笑得合不拢嘴。

  从最初的马家船口住户到松浦人民公社社员,再到如今的松浦街道办事处居民,文山一家三代在一次次行政区划变迁中,经历了从城郊居民向城区市民再到新区居民的“身份”转变。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