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我随官兵守“东极”(记者探营)

2020-02-15

原标题:-26℃,我随官兵守“东极”(记者探营)

1月2日,八岔边防连官兵在黑龙江冰面开展训练。李龙伊 摄

1月1日,边防官兵牵着军犬在边防线巡逻,经过积雪路段,大雪厚度没过膝盖,大家在雪中艰难前进。李龙伊 摄 

开栏的话

人民军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强柱石。从雪域高原到东海之滨,从西北大漠到南海岛礁,人民子弟兵用热血、青春和汗水,保卫着祖国和人民。今天起,本版推出“记者探营”专栏,探访军营生活、聚焦军事训练,感受新时代中国军人的新风采。

凌晨5时许出发,记者辗转来到抚远时,已近中午。飞机舱门刚打开,一股强大的冷空气扑面而来,舱外地面的雪片在狂风裹挟下四处飞扬。在白雪的映衬下,“抚远东极机场”几个大字格外醒目。

抚远,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祖国版图的最东端,被称为“东极”。驻守在这附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八岔边防连官兵们,每天与冰雪为伴,随寒风巡逻,守卫着祖国领土的安全。

冰天雪地,边防官兵是怎样巡逻的?又是怎样开展严寒训练的?记者走进这支连队,探寻边防官兵的冬季练兵故事。

2019年12月31日

雪地里的特殊“跨年”

“冬天长夏天短,春秋两季不明显。”在连队驻地八岔乡,这样一句顺口溜形象概括了这里的气候。八岔乡是赫哲族聚居区,冬季极其寒冷,零下20多摄氏度是常态,整个乡镇只有数十位居民留守。官兵热火朝天地巡逻和练兵,让冬天的小镇显得不那么冷清。

这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晚上6时,记者同执勤组一起乘坐巡逻车,前往下属哨所检验战备情况。距离哨所一公里时,指导员张裕怀让驾驶员熄灭了车灯,把车停在路旁。执勤组官兵下车迅速跑到哨所一旁,准备查哨所官兵个“猝不及防”。

静谧的晚上,最先发现执勤组的是哨所的军犬,它们大声吠叫,哨所官兵立刻开门查看情况。看到哨所官兵全副武装,保持警惕,张裕怀放心地点点头。“今天我们有任务,大家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在边防一线,必须时刻保持战备状态。”他嘱咐官兵。

两天来,哨所官兵发现,距连队三公里处的路口,在半夜有车辆活动,可能是越境捕鱼者。根据经验,越境捕鱼者常在半夜出没。执勤组决定潜伏起来,等可疑车辆再来。

“在船管站西侧150米处沿江土坎,按‘头狼’(尖兵)在中,‘火龙’(火力组)在右,‘神犬’(官兵带着军犬)在左的一字队形,以土坎为掩体进行潜伏,是否明白?”晚11时,张裕怀下达命令。

“明白!”官兵们低声回应,并迅速前往土坎卧倒。雪地里,他们纹丝不动,静静等候可疑车辆。

接近晚上12点,气温达到了一天的最低值,热腾腾的哈气遇到冷空气,迅速结成冰晶,粘在战士们的防风面罩上。低温检验着官兵的军事素养,也考验着他们的勇气意志。

为了避免暴露目标,张裕怀“命令”记者回到巡逻车里。时针已经指向2020年1月1日零点。目光投向窗外,官兵们此时正卧在雪地里,过了一个“普通”的跨年。之所以“普通”,因为在雪地潜伏侦察一两个小时,对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

一个多小时过去,前方有车灯的亮光由远及近。潜伏的官兵做好准备,车一抵达指定位置,很快将其包围。

经过询问,车上的人是当地渔民,他们想在晚上运输物资到禁捕区附近的小岛。还没捕过鱼,就被连队官兵发现。官兵们对渔民批评教育后,记录了他们的信息。渔民们诚恳地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在禁捕区捕鱼了。

回程的路上,班长齐林谈起了潜伏的感受:“趴在雪地里,腹部感觉凉得透骨,身下的雪会被体温融化,浸湿棉衣。站起来时,觉得四肢都不能伸缩,脚也是又疼又僵。”

下士尹朋说:“人在边关,虽然苦一点冷一点,但身上的责任却很大。我想告诉祖国人民,边疆我们能守好,大家可以放心!”

2020年1月1日

饺子有妈妈做的味道

冬天的北国边境小路上,有雪的地方踩上去“咯吱、咯吱”响。车驶过的路面,积雪被压实,记者走过时脚底有些打滑。这条路是通往边境的必经之路,也是八岔边防连官兵们每天都要走的巡逻路。

1月1日元旦,刚吃完午饭,记者随连队官兵一起巡逻。这已经是当天派出的第二批巡逻官兵,以新兵为主。他们刚下连几天,也是首次执行巡逻任务。


浏览: